当前位置: ag环亚客户端 > 环亚国际APP下载 > 振龙游戏|故乡村里的茔盘

振龙游戏|故乡村里的茔盘

人气:2081    发布时间: 2020-01-09 08:09:39

振龙游戏|故乡村里的茔盘

振龙游戏,作者:二嫚

在我们那个地方,坟墓被叫作茔,遍布坟墓的场地被叫作 茔盘。

在一般人看来,茔盘的阴气太重,唯恐避之不及。 而我们这 些孩子不同,我们并不讨厌茔盘,我们会时常到茔盘里去转悠。

我们村的茔盘有两处,一处在西坡,一处在东北岭。 西坡的茔盘离村子近些,茔盘旁边有好几棵偌大的枫杨树,

我们小些的时候经常去那里玩。 说是茔盘,其实只有三五座茔 而已,后来可能为了顺应集体规划,连那三五座茔也被迁到东北 岭去了,因为再回乡,在记忆中的地方,我寻它们而不见了。

西坡的茔盘虽小,但总归是茔盘,是一块区别于农田任由杂 草野草在缝隙里生长的地方。 那白的,开得凄凄然的点地梅,随 风摇曳着单薄的身体;那又绿又黄的,长着规规矩矩圆盘的泽 漆,木然地挺立着。 因为小的时候只在墓地见过它们,而大人们 又说它们是有毒的,正与坟墓的凄然相合,我便以为,它们是坟 墓的伴生者,有坟墓才有它们,有它们必有坟墓。

茔盘虽小,却还能寻到一种叫作附地菜的植物。 把附地菜 放在手里拍, 一边拍一边唱:“ 拍拍拍, 拍黄瓜, 什么味? 黄瓜

味!冶 那拍蔫的菜叶子果真散发ft青气气的黄瓜味,非常神奇! 茔盘不大,却有非常多的马蛇子。 太阳在当空热热地照耀

着,气候干旱的季节里,马蛇子在坷垃旁边穿行。 我们这些坏孩 子,拿起坷垃把它的长尾巴砸断,看到那残断的尾巴在地上来回 扫动,都从身体上掉下来了竟然还会动,我们觉得很新奇。 我们 先是兴奋,而后,不知道有谁说了一句:“ 马蛇子还没死,它会不 会回来报复我们?冶 于是我们害怕起来,我们开始商量给马蛇子 砌一个坟,我们把马蛇子的尾巴用坷垃和石头覆起来,理成带尖 尖的坟墓状,而后齐刷刷地跪下,给那个小小的坟墓磕头。

孩子的畏惧与规矩状,持续的时间是非常短暂的,埋葬了马 蛇子的尾巴不久,我们又开始大喊大叫地相互追逐着嬉戏了。 有大胆者,竟跑到茔头上去疯,被路过的大人看到,少不了要挨 上一顿臭骂。

等再大些,我们可以走得远点了,便去东北岭的茔盘玩。 那 时候,孩子们大多是挎着提篮的,首先是剜菜,其次才是玩。 茔 盘里除了点地梅和泽漆,还有鸡爱吃的苦菜,还有人可以吃的小 蒜,还有可以卖钱的半夏。

不得不承认,茔多的茔盘,四周静悄悄的,不时传ft一声乌 鸦的叫声,还是有点瘆人的,但是人多了,结伴而行就好得多,人 的阳气一多,阴气就变得稀薄了。 我们还是时常去茔盘的,伙伴 小绿最喜欢去,她去那里看她娘,她娘就埋在东北岭。 她说她看 到那土茔就如见到她娘,觉得自己不孤单了,自己是有人疼的, 每每这时我们都沉默,都想流泪,于是义不容辞地陪她去茔盘, 看她的娘。

离乡多年,我早已没有了去茔盘玩耍的心思,但如有时间我 还是喜欢去看看。 一个人走在这少有人来的东北岭上,看着那 越来越多的墓碑,看着墓碑上熟悉的亡者的名字和立碑者的名

字,我觉得自己特别的沉静,有种见老友的平静,又有种在古老 村子里见到乡邻的亲切感。

(2015. 12. 29 于江苏扬州)

【作者相关】刘静,笔名二嫚,青岛胶州里岔人,生于1980年,毕业于沈阳农业大学,现居江苏扬州。爱旅游,喜摄影,好写作。自大学起在《农民日报》《沈阳晚报》《辽宁青年报》《农家致富顾问》等报刊发表多篇文章及摄影作品。毕业十年后,自2013年其,重拾手中笔,再续写作之路,目前已完成长篇婚恋小说《磨合》、中篇乡土小说《牧马城》。本书是作者第一部怀旧随笔集。读者群:228452034

【征稿启示】本公众号开始征稿,欢迎各位作者踊跃发稿,题材不限,投稿发送至1258302052@qq.com。